此处的日军好惨!进了碉堡就不敢出来,碉堡里待了整两年!
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15    浏览[]次

       抗日战争时期,沁源是太岳根据地有名的模范县。

       1942年10月,日军3万人分7路侵入岳北根据地,合击扑空后,占领了沁源县城和各交通大道上的大村镇,扎下15个据点,对周围村庄日夜“反复清剿”,随后又挂出“山岳剿共实验区”的牌子,要长期驻扎下去。

       在旅长李聚奎、政委周仲英统一指挥下,决1旅38、25、59团和县区基干队及民兵和根据地军民对鬼子发动了一场围困战,使鬼子躲在炮楼里,不敢外出。
 


(李聚奎)

        1943年初,沁县的斋藤大队与同蒲线撤下来驻扎在沁源的伊藤大队换防。李聚奎说:“陈司令员说要打巧仗,我们就在他们换防的路上伏击鬼子。”

        1月19日,斋藤大队从沁县出发了,向着去换防的沁源而去。

        几年来与太岳区的较量,使得斋藤“长”了不少的见识。狡猾的斋藤知道这一路行军就是生死路,机敏地把汉奸特务侦察小组派在最前面开路,接着是伪军,他和鬼子大队才走在最后,对汉奸们说:“你们熟路,皇军带路就会走错道。”

        汉奸们和伪军何尝不知道带路就是送死?但是,没胆量说,只是推选了个“代表”报告说:“路上会有地雷的。”

        “好,把探测地雷工兵和你们走!”

 

         一路上,由于斋藤的“先见之明”,工兵探雷起了不小的作用,民兵埋的地雷被“起”去不少,但是,他们在白狐窑村外还是踏响两个,尖兵多人被炸伤。随后,一出白狐窑村又遭到李聚奎指挥的38团伏击,40多人被击毙。斋藤稍事整顿后,继续前进,但是他接受了“教训”,加强了自卫,派出掩护部队交替掩护前进,前一拨掩护,后一拨走,后一拨掩护,前一拨又走,这样就增加了伏击的困难。结果,李聚奎伏击没打成,在路上只是断断续续击毙敌伪20多余人,但在这30华里一段路上,鬼子却又踏响地雷4个,10多名尖兵和伪军炸伤。

       第2日晚上,斋藤才折腾到了交口镇。

       第3日,斋藤部接替了驻交口的伊藤部防务,第4日从交口镇继续出发,向沁源城关进去。出发前,他先向镇西南和镇东南派出两个警戒小队开路。城关之敌也向城外派出4个警戒小队。但中间相隔20里的地段,斋藤采取向两侧派搜索部队交互掩护大队前进的“老办法”。在行进中,他们一路向大道两侧放炮壮胆。这又伏击增加了困难,李聚奎只好说:“伏击取消,各营连派神枪手对敌射击,要做到出其不意。”

       结果,这些神枪手百发百中,弹无虚发,打了就跑。斋藤在这些“麻雀兵”突如其来的射杀下,什么办法也没有,慌乱中,他的手下又踏响了7个地雷。

       驻守在沁源城关的伊藤早就成了惊弓之鸟,急想离开这个觉都睡不安稳的“鬼地方”,斋藤从交口一出发,他就派出几个警戒小队前去接应,说:“接来了,就可以快换防,快走人!”可他的接应小分队一出城门,就头也不敢抬。38团一个排长看到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,说:“这伙鬼子胆小怕战,打!”

 

       他领祝贺民兵就发起攻击。枪声一响,接应小分队不等见到斋藤的影子,就抱头向城里逃窜。在追杀中,他们又在河西村西山被38团另一个排冲下来截杀,50多人的两个接应小分队除7人逃回城内外,其余都被歼灭。
 


 

       斋藤大队从交口到沁源,尽管行军组织很严密,部队“交替掩护”,一拨一拨地挪,终于在天黑前好不容易摸进了城。但这20里的路上还是被“麻雀战”杀伤70余人。

       斋藤一到,伊藤就松了口大气,只待了一天,就仓皇撤离沁源,向安泽县逃跑。侦察员立即用“鸡毛信”报告李旅长。

       李聚奎率领部队立即行动,但他们还是没急着离开“生死地”的鬼子腿快,来不及进入伏击阵地,伊藤就“安然”到了中峪店,只是在周四岭踏响了两个地雷,死伤了好几个探雷工兵。随后,25团在走马岭和黑虎岭两个险要地段上伏击下来了。不料,吓破了胆的伊藤大队走到中峪店后,立即改变行进方向,不走大道,而转爬崎岖小道,尽管山道弯弯,崎岖险隘,他们还是拼着老命,一口气跑了120里,一把窜进了安泽据点去。25团急向南进,去追击,一个连带民兵在交河口咬住了敌人后卫,发起攻击,激战半小时,杀伤敌伪60余人,缴获步枪40余支、轻机枪一挺。

       但是,还是让伊藤跑掉了。

       以后,李聚奎率部继续围困在沁源的斋藤大队,与他们斗智斗勇。斋藤大队被困在碉堡中,不敢外出,只有决死队去别处作战了,才敢在大部队护送下赶紧运点粮食、弹药进来。平时,他们连出去挑水都不敢,在碉堡旁边挖了几十米深的井,才解决喝水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这场围困战,持续了两年多,直到抗战结束时,在碉堡里待了两年多的斋藤大队,才在大部队接应下逃走。